Nectar__💜💙

kara girl💙

《Animage》2016年5月号 监督藤田阳一访谈

Porifera:

图源 @松野咔咔5555




抱着对100%的遗憾却连1%也未能靠近




——系列完结辛苦您了。怎么样,现在的心情如何?


藤田 è™½ç„¶ä¸€ç›´éƒ½æ˜¯å¦‚此,不过我还是没有什么完结的实感呢。刚刚有一点感觉就马上要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准备中。我感觉我接工作的方法完全搞错了。




——藤田监督秋季的新作也很值得期待呢……那么这一次,是为了对『おそ松さん』做总览而制作的访谈!在2月号中进行讨论的当时就已经引发热潮了,到现在已经完全成为社会现象了!!


藤田 â€¦â€¦å“ˆï¼ˆç¬‘)。




——……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吗,一如既往的?


藤田 ä¸€å¦‚既往的、什么都没有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受欢迎。就算作品大卖,也完全没有发生色色的事情呢。其实我是想度过想『草莓100%』那样的人生的,但就算作品大卖也还是1%都没能接近(笑)。




——(笑)。首先想讨论的是最终回。为什么又是、那种内容?


藤田 ã€ŽãŠãæ¾ã•ã‚“』本来就是昭和动画的调子,棒球回是义务(笑)。既然是义务的话,不完成不行啊。而且我和松原(秀/系列构成,相当于总编剧)君也都喜欢看棒球,松原君甚至到了会作为选手精力十足的去打棒球的地步。果然棒球回很开心不是吗。我很想要『ゲゲゲの鬼太郎』中棒球回合集的DVD之类的呢。




——虽然这么说,也不必偏偏在最终回吧(笑)。


藤田 å› ä¸ºæˆ‘们两个都很喜欢,能想出来的梗有点太多了呢。棒球的话不管怎样都能插入,反而不好处理了,怎么办呢……就这样保留到了最终回。「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做过,大家也都很喜欢棒球,可以的吧?」就是这样(笑)。




——而且,第24话的「信」看上去是稍微有点向催泪方向展开的,但在最终回的一开始就「被选中选拔了!」,完全颠覆了上话,如同恶作剧般的高潮剧情呢。


藤田 å½“然,也考虑过各种各样的完结方法,不过还是想要做催泪和搞笑两者兼备的。虽然像「信」那样结局的做法也是有的……不过最后还是变成棒球回了(笑)。逆推的话,因为最终回要做棒球,所以在那之前稍微加入一点不同感觉的故事,戏剧化地推动气氛的感觉吧。




——「信」的氛围感觉上是正统派的剧情高潮的样子呢。


藤田 ä½†æ˜¯ï¼Œä»¥ã€Œæ­£ç»Ÿæ´¾ã€åšç»“尾的话对于『おそ松さん』来说反而变成假正经了呢。那样的话总觉得有点不诚实呢。




彻底地积累、改进再洗濯




——但是虽说是棒球回,也是很过分的棒球呢(笑)。


藤田 æ˜¯çš„,比起正常构筑的情景剧剧本,有点更想乱七八糟的结束掉,就把想到的东西全部加进去了。




——反过来说,整个系列的剧本都是认真构筑好,并由此制作出各个故事的呢。


藤田 æ˜¯çš„呢。真的是,每周都要碰面两三次,互相讨论改进剧本。




——以前也曾说过是非常注重情节的。果然情节是『おそ松さん』的关键部分啊。


藤田 æˆ‘认为那里真的是非常重大的部分。能做出密度如此之高的情节,不觉得相当了不起吗。这次也是,松原君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闲,一有什么想法就来互相讨论,而我一直接受他的想法并给予反馈,来来回回这样重复着。




——连续不断的给出梗一样的感觉呢。


藤田 æ˜¯çš„,不断地把梗积累、再积累、改进、再洗濯。整合工作一直是交给松原君在做。如果被问到「这里有什么想做的吗?」就会回答「这样的话如何呢?」,「要怎么让这家伙行动起来呢」「那、就让他这样」之类的。根据话数的不同,也有一开始就从「想做这样的一话」的想法开始,大家一起微调一下就决定了的时候。比如说初期的故事「小松的忧郁」和「自立吧」都是以松原君提炼出的构想为基础而作成的。我也还记得正经的故事像「超级猫」和「恋爱的十四松」,都是先提出一个点子,大家再不断地改进修正而作成的。




——进入第二季度之后,故事就越来越放飞了。


藤田 ç¬¬ä¸€å­£ä¸»è¦æ˜¯ä»¥è®©å¤§å®¶ç†è§£è§’色为重点。观众们理解了角色之后,能玩的梗的幅度也就拓宽了。我们决定在第二季度做一些让观众就算看不懂梗,但只要知道角色的个性的话也能看得很开心的故事。




——从故事上来说,后半变得非常有把观众“弃之不理”的感觉呢。


藤田 ä»Žæˆ‘们这边来说,全部都是觉得有趣【※おもしろい】才做的,不过那份「有趣」里既有「interesting」,也有「laugh」「funny」和「starnge」等等各种各样的样式呢。这种幅度也能被接受的话就太好了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是为了能在第二季度里尽情去做,才有的第一季度呢。


藤田 ä¸Žå…¶è¯´æ˜¯å°½æƒ…去做……不如说是为了追上不管不顾去搞笑的赤冢不二夫先生的背影,我们自己也想要追求有趣的东西呢。




若是被断定「这个角色会这么做呢」的话会感到不爽




——到了最终话,对于角色的变化和成长有什么感觉吗?


藤田 æ˜Žæ˜Žæ˜¯é‚£ç§å¤¸å¼ çš„画风,却非常像是<普通人>,我自己是掌握了这一特点。浅野(直之/角色设计)君和松原君两人也都不是莫名其妙地习惯了动画,而是将自己实际感受到的、观察到的东西进行变化,再应用到角色当中去的。比起从其他作品中借来东西,更是以自己的实际体验为基础描画角色,因此台词和表情才生动起来。所以没有打算加入很多像搞笑动画里经常会有的极端夸张的演出。不过,十四松多少是有点例外(笑)。




——后半很多地方出现了「颜艺」一样的东西呢。


藤田 é‚£ä¸ªä¹Ÿæ˜¯ï¼Œå¦‚果是为了强调实际的感情的「颜艺」的话就OK。因为对表情非常执着,分镜检查的时候也会做修改。「修改也可以,但是请按照这种感情的延长来画」的感觉。为了使松原君的台词生动起来,包含的的细微差别非常多,不注意表情的话不行啊。而且因为是非常简单的、细碎部位很少的角色,眉毛的角度啊眉间的皱褶之类细微的差别也有相当大的变化。我觉得是擅长画画的人反而会感到烦恼的角色呢。虽然是能让擅长画画的人玩出各种可能性的设计,但是那样的人感觉也很敏锐,我觉得他们会感到「这个角色,意外的玩不起来啊」。




——实际上,就是在表情的细节上一决胜负呢。


藤田 æˆ‘们是打算做成非常纤细敏感【※センシティブ,sensitive】的呢。如果把那种生动感堆积起来,结果被断定为「这个角色是这样的」的话会稍微有点不爽,反而想说些相反的东西了(笑)。突然被人强行断定「你的性格是这样的吧」的话,一般来说不是会先说「不是不是」的吗,会回答「虽然也有那样的时候,不过也有不一样的时候」的吧。六胞胎也是,根据情况会动摇,会反复无常,也会自相矛盾。把那些全部包括起来才会觉得「好普通啊」「像真人一样」。当然,观众们能够以何种方式捕捉到什么是自由的,能够各自接受捕捉到的部分就好了呢(笑)。




第二季度以B面决胜负




——在第一季度中已定型的角色在第二季度中拓展出新的一面,这样的代表角色就是轻松了呢。以「事故?」为契机,从吐槽役变成了被玩弄的角色(笑)。


藤田 ï¼ˆç¬‘)。与其说是角色改变,不如说是因为已经看过简单易懂的部分了,所以这次就来看看B面,让角色更加立体化。另外也有想平等对待六个人的想法在里面。第一季度后半开始观众们就已经能认清各个角色,也熟悉了他们相处方式,已经不需要吐槽役了。那么也就差不多该给轻松别的任务了。




——但是,因为没有能抑制大家的吐槽的人在,失控暴走的故事也急剧增加了(笑)。


藤田 æ˜¯çš„呢(笑)。不过我觉得乱七八糟的样子才是本来的赤冢作品的本质,所以不如说就是朝着那个方向进行的。




——描写椴松的B面的就是「椴松的底线」了呢。


藤田 æˆ‘认为那一话100%是松原君风格的脚本。他本人也说过进入第二季度之后,想展示一些没什么动作的「会话剧」。那一话基本是一步都没出房间,不过松原君本来就写过很多那种发生在狭小空间里的小品。另外「一松事变」也是常见的在狭小的空间里展开的情景喜剧呢。




——「一松事变」也表现了空松和一松的B面呢。不管空松做什么一松都会生气,是这种关系的反转。


藤田 å› ä¸ºä¸€æ¾å’Œç©ºæ¾çš„关系性在第一季已经固定下来了所以才做的这一话。像犯人和刑事一样处于对立关系的两人在密室里相处,是经典的情景喜剧场景。




——一松和最初相比更加有敞开了心扉的感觉。


藤田 æœ€åˆæ˜¯æƒ³è®©ä»–担任更加毒舌一点的角色,但深入挖掘之后发现他也有软弱的地方。是虽然攻击很强,但防御却很弱的类型。一直封闭着内心,一旦被踏入的话会变得非常脆弱(笑)。




——空松为了配合一松的表演而作出的对应也让人觉得「啊啊,就是这种感觉」,体现出一种B面感呢。


藤田 è™½ç„¶æ˜¯å¾ˆéš¾æŽŒæ¡çš„平衡呢。不过,虽然角色是很重要的不能偏离太远,但每话、每话都是以有趣为重点而而展现出B面的。最初想着「这家伙做出这种事的话会很让人意外」或是「即使这样,也没有偏离原本的角色吧?」之类的,让故事在自己心中能够顺利进行。




——也就是说,在那种情况下空松作出那种反应,大概会比较有趣,所以才……


藤田 ä¸è¿‡å¹¶ä¸æ˜¯å› ä¸ºæœ‰è¶£æ‰è®©å¤§å®¶åšå‡ºæ¥çš„那种感觉。还是要觉得「确实如果是这家伙的话,也能做出这种事」。像这样去思考的话就能把角色培育得更像普通人。




声优的绝妙技术支撑着角色




——十四松在整整一话「十四松祭」中扩展了自己的角色……或者说感觉更加让人搞不明白了(笑)。


藤田 ä»ŽæŸç§æ„ä¹‰ä¸Šæ¥è¯´ï¼Œæˆ‘觉得十四松是很困难的角色呢。该说他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吗。不过我认为小野(大辅)先生没有过分表现,而是集中在自然的那条线上。像是台词的说法等很容易用力过猛的地方,他都正好拿捏在自然的那条线上,漂亮地上下浮动着。




——在「灯油」里让我们见到了至今为止没有见过的表情呢。把灯油补给的任务强推给兄弟们,还因为寒冷而胡闹起来(笑)。


藤田 æƒ³æŠŠä»–也有的那样的一面稍微让观众们见识一下。说到底那群家伙,全员都是无药可救的废物人类啊,不好好地平均分摊一下不行啊(笑)。




——不能忘记他们所有人本质都是人渣家里蹲呢。


藤田 ä¸å¥½å¥½æå†™é‚£é‡Œä¸è¡Œå•Šï¼ˆç¬‘)。把缺点全部暴露出来之后,角色的魅力和令人爱惜的一面就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把「废柴又可爱的人渣」这一点以不令人讨厌的方式堆积起来。不仅是六胞胎,豆豆子也是顺利地以这种感觉成长起来的,虽然在原作中也是这样的女孩子呢。远藤(绫)小姐的演技非常出色。能够毫不惹人厌的说出过分的话……没问题的,有这份演技的话就让她再多说点吧!【你们放过aya酱吧!




——(笑)。是因为那个才在最终回之前做了豆豆子个人回「豆豆子大慌乱」吗?


藤田 æžœç„¶ä¸æŠŠè¿™äº›è§’色捡起来的话不行啊。六胞胎之外的豆豆子和嫌味、还有豆丁太,大家的角色都很鲜明,再有多少话都不够用啊!是这样的感觉呢(笑)。




——在那种意义上,在后半虽然没有特别着重描写的话数、但却发挥着自己的存在感的角色就是小松了。


藤田 å°æ¾å’Œå«Œå‘³å‘¢ã€‚两人都是拔尖的角色,因此我觉得他们是不是也是很困难的角色呢。所以,我是真的认为樱井(孝宏)先生实在是太出色了。其他5人都比较有能抓住的特点,但在正中央的小松却没有那种特征。但是,决定对话氛围、或是说真实感之界限的基准是小松。




——确实,只要小松待在中间对话就能顺利进行,让人很有安心感呢。


藤田 æˆ‘觉得那种氛围制作的非常好。樱井先生很好地牵动着对话呢。




——那么想的话,「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是表现了小松的B面呢。弟弟们都开始努力的时候,只有长男还在顽固的坚持,稍微有点沉重的感觉。


藤田 æ˜¯çš„呢。不过,结果他还是好好地待在兄弟当中。还是从前那个昭和的废柴哥哥的感觉呢(笑)。




——从拓展角色的角度来说,六胞胎的发展型(?)「F6」和「女子松」也令人印象深刻。


藤田 ã€Œæ¾é‡Žæ¾æ¥ ã€ä»€ä¹ˆçš„,没有被任何人期待着的感觉很让人开心呢(笑)。F6是帅哥,还有就是任性妄为的感觉。结果F6系列,是该说很厉害【※エグい】呢还是说毫无头绪呢【※ノーヒント,no hint】,和其他话数相比是最让观众感到被“弃之不理”的吧。




——「女子松」意外的是个长寿系列,是抱着怎样的想法作出来的呢?


藤田 ã€ŽãŠãæ¾ã•ã‚“』本质上是「折腾废物男人」的故事,但也想平等地折腾一下女性。不过男性和女性再怎么说还是不兼容,就算硬做成女性也觉得不太对劲。在那时看到了电视上穿女装的人,那样的人男女兼备,可以说是最强的,想要试试做成那样子的。




——也就是说,「女子松」本身虽然是女性,但因为是以六胞胎为基础,也不能断言她们是完全的女性……这种平衡感吧。


藤田 å¯¹ï¼Œæ˜¯å¹³è¡¡æ„Ÿï¼ˆç¬‘)。因此,虽然多少有点过分,但是由那种角色说出来的话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对写脚本的横手(美智子)小姐说了「请把所思所想都尽情写出来吧」。




——声优们好像也都很开心地出演了「女子松」呢。


藤田 æ€»è§‰å¾—大家比想象中还要能干呢(笑)。现场里中村(悠一)先生的空松是最好笑的。「基本上就是个臭男人啊!太狡猾了!」这样子的(笑)。




——变成老年人的时候吓了一跳呢。让人觉得要搞到那种地步吗!?(笑)。


藤田 ä¸€å¼€å§‹å°±å†³å®šäº†ã€Œå¥³å­æ¾ã€è¦åš4话左右,考虑到要结束掉这个系列的话,不就只有做成那样了嘛(笑)。




虽然让人觉得不爽但还是要硬着头皮问




——那么……虽然刚刚才被说过「被问到这种事就会觉得不爽」(苦笑),现在最终话也制作完成了,监督对于六胞胎各自有着什么样的印象呢,因为是最后了所以想请教一下。


藤田 å“ˆå“ˆå“ˆï¼ˆç¬‘)。果然很难啊……比如说小松的话就是「最自由」吧。虽然6个人都是我行我素,其中出类拔萃的我行我素、自由自在、遵循自己的欲望而活的家伙就是他了。




——那么,空松呢。


藤田 ç©ºæ¾æ˜¯ã€Œæœ€ç‹¡çŒ¾ã€çš„吧(笑)。总而言之声音太狡猾了呢。虽然意外的出场时间很短,但是不管让他说什么都很有趣,能给人留下印象。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啊。




——轻松。


藤田 è½»æ¾â€¦â€¦ã€Œæœ€ç”ŸåŠ¨ã€å§ã€‚轻松的「痛」果然还是我们大家都会有的呢。特别是男人的话不管是谁都会觉得「不是和我毫无关系啊」(笑)。




——那么一松。


藤田 ä¸€æ¾æ˜¯ã€Œæœ€æ„å¤–」的呢。最初明明是个毒舌角色的,反过来被戏弄的时候能出现那么大的幅度变化真是没想到。是最向意外的方向成长起来的角色。




——十四松。


藤田 ã€Œæœ€æŠ“不住」。搞不明白他是天然呢还是刻意抱有目的的呢,不知道着陆点在什么地方。虽然不管哪个角色都是这样但没有这么犹豫不定的。将这种仿佛能让行距扩大一般的角色画出来的工作,我觉得很出色的完成了。




——最后是椴松。


藤田 æ¤´æ¾â€¦â€¦é‚£å°±ã€Œæœ€é€‚合」吧(笑)。轻松装傻的时候椴松的吐槽就会增加,入野(自由)先生的吐槽的演技比想象中还要有趣(笑)。不仅和我们这边要求的的细微变化相符,更是让人感到「没想到、能以这种抑扬顿挫这样来吐槽!」。入野先生的演技和椴松完全一致,漂亮地酝酿出了末子的奔放。




——非常感谢!那么在最后,拜托您向一直支持着『おそ松さん』的粉丝们说一句来自监督的赠言吧。


藤田 æˆ‘自己也是从小就受到赤冢作品的培育,从那个意义上来说,这次其实是感到了相当的「使命感」。就结果而言,以前不知道『おそ松くん』的人、更加年轻的一代的小学生等等也去看了『おそ松さ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觉得总算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一样。虽然只是接触到赤冢世界的契机,但是感觉能够传达给下一个世代了呢。请务必以此为入口,也接触一下其他的赤冢作品,那样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因为赤冢世界可是更加更加糟糕的啊!(笑)



[阿松][翻译] 月刊YOU2月号樱井さん的访谈+六子的就职卡片

七海叶望:

出国前来把之前写过的一些翻译丢上来,主要是在刊载松漫画的月刊YOU2月号里樱井さん的访谈,还有日本安利美特的特典-六子的就职卡片的部份翻译&感想ヾ(*´âˆ€ Ë‹*)ノ
另外想先说说,月刊YOU2月号那本的访谈,出乎意料的有长兄松的一大颗糖啊啊啊!!有点意外在推上竟然没什麽看到相关讨论,不管是访谈还是漫画都很精彩啊XDDD
於是先来放放六子的就职卡↓



[就活カード原推]

翻了一下カラ写的内容翻译↓

松野カラ松:(原本写的内容) 
勤务日数:Forever
月收:适合我的价值的钱
资格:必要的东西全都会得到
希望职种:寂静与孤独 
关於职种:跟自己战斗到最後谁都无法站起来
将来的展望:Love and Peace

松野カラ松:(改过後的内容) 
勤务日数:Forever 一周五日
月收:适合我的价值的钱 20万~30万
资格:必要的东西全都会得到 没有
希望职种:寂静与孤独 事务员
关於职种:跟自己战斗到最後谁都无法站起来 不管是什麽工作都会加油
将来的展望:Love and Peace 跟家人友好的一起生活下去

最後一条www 跟家人友好的一起生活下去wwww 
到底哪里来的幼稚园生的愿望啦XDDD 太可爱了这家伙(*´Ð`*)(倒在血泊中

话说长兄两人的就活卡内容都笑死我了XDDD
おそ松兄さん的一看就知道这人完全没干劲www 早上11点上班下午三点就下班,你比日本小学生还混啊喂XDDDD 
还有要去哪里找月收无限大的工作啦根本乱写(笑死
然後チョロ的汉英检6级去查了一下才发现↓ 
6级(小学校5年生修了程度丶対象汉字数825字) 
你们都过20岁了,好歹也要有个2级吧!!XDDD

然後弟组那三个人很明显的也都在乱写www
後来听人说了之後去查才发现一松写的「猫检定二级」是真的有那个猫检定!日本真是什麽检定都有的感觉XDDD 
一松如果再努力一下拿到一级就能去当兽医了耶XDDD 感觉一松很适合当兽医呢ヾ(*´âˆ€ Ë‹*)ノ
另外觉得十四不去当职业棒球选手实在太可惜了,不考虑去打职棒吗十四XDDD

-----╳-----

就活卡的翻译和感想大概就到这边,下面来放放月刊YOU2月号上的樱井さん的访谈↓

——虽然六胞胎全员各自都是残念系的没用男,有同感的是六胞胎里的谁?又是怎麽样的没用的地方呢?

樱井さん:「是おそ松呢。实际上我在家中也是三兄弟里的长男呢。 
在设定上跟我共通的点是『没有计划性』丶『各方面来说都是最先提议的人』丶『只要开心快乐的话那就好了』丶『笨蛋』…很糟糕吧,以上全部好像都是共通点(笑)。会马上就忘记接着往前进的那种类型的人。该说就算是不高兴的事也能乐在其中吗?」

——从身为男性角度的樱井さん来看,想对女生说『要小心这家伙!』的没用男是?

樱井さん:「是说散漫没出息的男生吗…。虽然六胞胎每个人都是没用的极致,但是不可思议地让人憎恨不起来。因为就算是不好的地方也有好好地被描写出来,我认为那是不是也是他们的魅力之一呢。随着年纪增长,就算是缺点也不觉得那是缺点了。
如果要说喜好这种模棱两可的东西的话,如果是喜欢的对象,就算是那个人没用的地方也会喜欢吧。」


——那麽假如樱井さん是女性,要交往的话会选择六胞胎里的谁呢?
樱井さん:「不会选择谁吧~…但是,次男的カラ松意外地有常识大概是个好家伙喔。把有点痛的地方忽视过去的话,说不定可以交往看看呢(笑)。」

看到第三题的时候我简直大爆炸www 樱井さん似乎相当喜欢カラ耶,上次的Animege的声优访谈说到『如果要跟六子里的谁一起喝酒会选择谁』也是选カラ,就知道おそ松兄さん最喜欢カラ了!(≧∀≦)ゞ
看到这次樱井さん居然这麽坦率直白地选择カラ还说他是个好家伙,真是超让人惊喜的!!谢樱井さん赐粮啊!。゚(゚´Ï‰`゚)゚。


於是这次的翻译&感想大概就先到这边~谢谢观看到这边的大家!ヾ(*´âˆ€ Ë‹*)ノ
接下来要出国一阵子,不知道还能不能保持每周更新_(:3 」∠ )_
题外话,之前去抽安利美特池袋3号店的松カフェ结果都落选了www
我到现在还是很桑心……唉……难得这次都住在池袋结果不能入场松カフェ实在太伤心QQ(抹脸
 

[阿松][图&翻译] アニメージュ4月号:六子的兄度与弟度

七海叶望:

昨天去拿了前天发售的アニメージュ和アニメディア!话说我觉得杂志这种东西跟おそ兄说的A○是同个道理,在拆开之前绝对是最兴奋期待的www 拆开来看之後反而还好,也有可能是我期望过高啦(ry 
这次的封面是复活节主题的六子,兔耳朵超可爱!!(≧∀≦)ゞ


下面来放一下アニメージュ中官方分析的六子每个人的兄度和弟度,加上一点随手翻译↓


翻译:『会邀弟弟们一起去打小钢珠等等,主要是玩乐方面的六胞胎之中的领导者。在「主角争夺战イヤミ赛车」时与イヤミ展开壮烈的战斗。在重要的场合时代表兄弟战斗的果然还是长男!?』

おそ兄的兄度果然是满格XDDD 不愧是长男!(〃∀〃)


翻译:『在「风邪ひいた」这话中就算被无视还是不气馁的照顾兄弟丶也是唯一一个不称呼おそ松为「哥哥」只叫名字的人丶"想当个哥哥的愿望"似乎挺高的但是……现实是很严苛的?』

一直想当个好哥哥的カラ却似乎很难如愿XDDD
话说唯一不称呼おそ松为哥哥的次男真的超萌!应该是想跟おそ松并肩一起当弟弟们心目中的『哥哥』吧XD
虽然早就知道カラ叫おそ松的时候不会加上称呼,但官方再证实一次的时候还是觉得好萌喔喔喔(*´Ð`*)


翻译:『虽然在第一期时前面作为吐嘈役而有"哥哥感",最近转变为被嘲弄的角色丶可以得知他的那份认真也变为无用的巨大的自我意识。身为可靠之人的假面也逐渐剥落了?』

チョロ的兄度和弟度是一样的耶,这种不上也不下的位置感觉也太妙了吧XDDD


翻译:『对平时会胡乱顶撞的カラ松,其实抱着一点憧憬?这样的事情非常明显。自身抱着黑暗的一面其实意外地是个单纯的弟弟角色……?』

一松的那一格兄度应该是只对十四吧XDDD 只有跟十四在一起时兄度比较明显,其馀时间还是比较像弟弟XD


翻译:『抱持着「我到底是什麽呢」这样哲学的问题,不知道为什麽与十四松非常相符。然後……我们也还是对十四松的事什麽也不了解。』

十四的居然是计测不能!不愧是十四啊XDDD
十四本身的存在感觉就是一个无法用常理或数字化来评断他的神奇存在,谜之吉祥物的感觉?想到十四能缩小分裂丶一松也能与猫合体,数字两人各方面来说都很谜呢XD (っ´Ï‰`c)


翻译:『对贯彻想被谁养的这一信念的おそ松丶「真是值得信赖啊~」トド松仍然给予全盘的肯定。表面上看起来想朝着现充而积极地参与活动丶但爱撒娇的弟弟这一本性依然没变?』
トッティ不意外果然是弟度全满XDDD



大概就是这样~ヾ(*´âˆ€ Ë‹*)ノ ã€€
後面富永制作人的访谈还没细看完,看到说第二期不太会有おそ兄为主角的主回合後我就没力量继续看下去了…(ry
虽然在第二期中おそ兄好像已经蛮活跃的了,每个人的回合都参了一脚,这点也是很像长男的风格?但果然还是希望能有个主回合呢_(:3 」∠ )_
 

[考据]官方对空松和一松关系的态度猜想(及小部分一松性格、空松定位的分析)

色松最高

喂喂喂喂尾:

pear:



现在是2015年12月31日上午11点39分,我进行了修改,在这个时间之前看的人有兴趣可以再看一遍。








首先看两则访谈(渣翻注意)。




第一则出自声優アニメディア一月号附带的おそま通信(出張版),这期轮到福山润出场。








大致上是讲了些一松的性格,诸如实际上很喜欢和家人在一起等等。还有他与其他兄弟的关系——虽然用词是“其他兄弟”,但实际上只提到了十四松和空松。




十四松方面,因为他表达时,通过肢体碰撞呀、感情之类多过语言,所以对于缺乏普通人社交性的一松来说,是不用语言就能交流而可以好好相处的存在。




记者:另一方面,与空松的碰撞每次都非常强烈啊




福山润:为什么要针对空松刁难的原因并没有告诉我,所以不懂。但是我并不觉得看《阿松先生》需要考虑什么理由,知道空松是令人心“痛”的角色就好(笑)。一定要一个解释的话,大概是因为性格完全相反吧。空松对自己很有信心,不行的地方也都积极的接受。在一部分自卑的人来看,这是不能原谅的吧。












↑红字的部分是“自卑的一松,对空松的自信无法原谅?”












接下来要说的第二则访谈,来自刚发售的spoon 2di 09,嘉宾是系列构成松原秀。




记者:对待空松,为什么就奇妙的很严苛呢?
松原:其中一松特别严苛。只不过,我不懂啊。那是爱情的吧(笑)。
嘛我觉得,一松是对空松的事很焦急吧。
“为什么那么有自信呢?既然是六胞胎,应该和我一样的吧?”之类,“为什么能那么坦荡自信的享受呢”等。对一松而言,空松是光看着就会耿耿于怀的不是吗?
一松是“让人摇头的六胞胎中,会有一个左右的黑暗角色担当的存在吧”而设计出来的角色。虽说是成年男性,但根基是“黑暗·ä¸è¯´è¯â€è¿™äº›åœ°æ–¹ã€‚六人一直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着,毕竟是全部男性的兄弟,我认为冲突会比小时候出现得多。所以这些不太温和的之处也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引起我注意的,在于两个访谈之间的共同点:




1)一松对空松特别严苛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出来了。甚至隔壁黑杰克剧组表示他们也知道。








2)一松针对空松的原因,或许在于无法原谅对方的自信




连自己人评价起来都是“世界底端”的松野家,有多少儿子就有多少neet,活了多久童贞历史就有多久。二十多岁还赖在父母家啃老,过着成年男性并排一个被子里睡觉、浴后牛奶要六个人分两瓶的悲惨生活。




对我们来说是了不得的萌料就是……





(小松递给十四松的咖啡牛奶……只有三分之一)





这之中,一松尤其“不行”,本身就是以黑暗角色担当而诞生,在《おそ松さん》放送纪念见面会场刊里被人物设计的浅野直之直言为“性格缺乏协调性和社交性”,第二话甚至get了“同样渣子的兄弟们的担心”这种发着金光的稀有道具。大写的悲惨。




对此一松也完全是有自觉的,看他骂自己垃圾骂的多爽啊……发展成一个M不知道有没有过于自卑的祸。
就像那双似乎永远很瞌睡的双眼一样,一松很多时候表现得消极而冷淡,例如ED全松ver的小剧场部分他的台词,“好想回家……”、“我没兴趣……”;又如第七话TOTTI回一开始,他也是最先说着“够了,回去吧”的人。





但他的卑屈也带着攻击性。利用自己犯罪预备役的属性威胁母亲收养也好,被认定圣诞礼物会是炸弹也好。他仿佛以破罐破摔态度在自身周围竖起了一座满满架着钢炮的碉堡。




他对个人的无能保持着“奇妙的自得”,他让人觉得危险,他时常会对外主动显示存在感(而且经常是用破坏性的手段,比如对空松的种种、第九话和十四松摔跤、圣诞回找碴小情侣),这些大部分是为了掩盖焦躁的内心。




——人对自己产生失望是最心慌意乱的,因为谁都逃避不了自己的情绪。当怀疑出现后,在消除之前都将是每天生活中的一根刺,扎在你的心间,吐出悔恨和低落的毒液。一松因为太过难受,只得假装放弃一切。说着“我就是垃圾”,放低姿态以换取心灵的平静。
这种人,是脆弱的(福山也说过一松说不定意外是个很纤细的人)。




他们最怕的就是什么东西打破自己的壁垒,把藏在里面的焦虑和害怕血淋淋的挖出来。

于是空松就是这样的存在。
和认清着自己的无能而自卑的一松正相反,空松无端的怀着自信。动画里他不管遇到多不公的待遇,被所有兄弟忘记也好,一直得不到弟弟们的尊重也好,被青梅竹马暴打也好,被骗几十万也好,都能继续顽强的爬起来。下次继续给不尊重给暴打给骗,还一直露着笑容继续去憧憬什么,这样的一个人。




明明是一卵分化的兄弟,一样的クズ一样的neet一样的童贞一样的社会底层,为什么空松却还能毫不掩盖的做着美梦,始终“坦荡自信的享受”呢?




(有人说空松脑袋空空不一定能认清自己所处环境?不不他能认清,八话ED不都唱出来了么。而且第九话豆丁太说他们是无业游民所以没办法找女朋友那里,他也哈哈的自嘲大笑了)




这对于一松来说即是无法理解的事,同时,也是让他心焦的事。
为什么?
因为羡慕。

如果是彻底接受自己无能的人,完全绝望之下只会沉默的灭亡。一松的表现,更像是在失望中还残留着“希望”的人。攻击性的举动和竖立堡垒自我保护,这是他挣扎的方式。




简而言之,他对现状不满,渴望改变。希翼有一天,能真正得到心灵的平静,而不是靠假装什么都不在意。
所以他羡慕空松那种C'est la vie的态度。
却同时,即不能理解为什么空松会有这样的处世观、也做不到和他一样。




积极夸耀和认同着自己的空松,总是开放的宣称着自己对美好未来追求的空松,会踊跃塑造着自己品味堪忧的风格的空松,甚至对弟弟们温柔大度的空松。




只是看着这样的他,就会想起自己那颗明明同样想幸福、想成长、想坦率表达感情但却只敢藏在层层堡垒中的心。




只要面对空松就无法平静,只要面对空松就会回忆起想要逃避的事。但同时空松身上仿佛存在着他暗自追寻的答案——




所以一边受着伤害,一边又不自觉的目光追寻而去。不断接触着、询问着、观察着和寻找着。展开双手,满是彼此碰撞流出的血液。





放送纪念见面会场刊里,一松的人物介绍里有这么一句话









“要是被空松开玩笑了的话会真生气”。








所以说动画里那些空松并没有主动和他说话的场合(既是第一季所有色松互动场合嘛→_→),一松还没有达到“真正的生气”。








难以想象那真生气的程度会是怎样的硝烟战火……




(实际上一松也亏得有弟弟这一身份。以空松对大哥小松的态度,假如一松是他哥哥,那场面更画美不看了。我们将看到同人里大受欢迎的喧哗松在动画里天天上演。)




仔细想想这种实际上是很难过的情况,也难怪空松不搭话……因为或许他一说会换来更大的怒火。一般家庭里到这地步都没法相处了吧……




可见一松在空松的事上的敏感程度,是多么异常。




……因为他实在把太多自身的弱点和希望加诸在对空松的认知上了。





日语里的爱情意思比中文里的广(虽然我觉得松原也可能有几分故意撩女观众的意思w),不单说恋人之情而是泛指各种各样的感情。但是无论哪种,够得上以爱情称呼,那就应该达到了“重要”的程度。




一松被公式盖章是M,有着自己把自己绑球棒上让十四挥的诡异举动。但同时他嘴巴不饶人,坏TOTTI的好事毫不手软,折磨起嫌味和豆丁太更是花样百出一副大魔王的气质。表面上他身上同时存在着S和M两个南辕北辙的属性,或许令人不解。但实际上透过表面看到本质就不难明白了——松野一松,他是一个情感激烈的人。无论正向还是负向,他喜欢的应该是包含着“所有”和“控制”这类程度上稍稍超过一般人的情感。




所以会令他不断掀起剧烈心浪的空松,无意是“重要的”,这样说也并不是不可以。









要说和一松有点相似的角色,我个人马上想起的是黑木智子,一松的烦恼也确实比较像是青春期的烦恼(所以有人说一松也是中二……和空松不同方向的)。




通常我们的成长中总有什么扮演着转折点的角色,而空松,可以说是被迫的拿了一松人生中剧本中的这个位置。在现实里,男性兄弟们也经常存在依靠对对方的抗争而确认自己的事。对于现在正竭力破蛹的一松来说,承载着他脆弱和希翼、同时又朝夕相处的亲哥哥空松是他无法忽视之物。




无论是向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他必须有一天直面空松。








3)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




第三个共同点非常重要,到这里,以上所谈都要进行一个转折。




福山没有被告知一松针对空松的原因,而松原也坦言不懂。




即是说,福山和松原的解释,应该只是他们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官方准确的设定。




这件事也不是第一次表明。




在一月号的PASH上,就有这样的话:




“一松对空松很苛刻的是监督设定的,多半没有理由。”








然后看看放送纪念见面会场刊里系列构成松原秀的话




(来自wbhttp://weibo.com/3962026220/Da5v4dU9n?ref=&type=comment#_rnd1451492937676)








色松现在这种关系就是监督硕果仅存的宝贵点子之一呢,大家有没有感觉到被优待(茶)




所以说,到底一松为什么针对空松、什么时候开始的之类,只有创造这个设定的监督心里才有答案了。除非他说,其他人谈那都只能是猜测。




(不过福山和松原能不约而同猜的差不多,说明这个方向符合一般大众心中的逻辑)




而看福山和松原都这么茫然的说着“没有告诉我”、“我不懂”,看来动画里应该也没有交代原因或过往一类的剧情。




我想关心这点的人最好还是先做“不会解释”的心理准备为好……放低期待值之下不管说不说都是保险的了(。








但诡异的是这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设定。为什么……因为在目前唯一称得上公式书的放送纪念见面会场刊里,“不知为何视空松为仇敌”这条被堂而皇之的写在一松人物简介里了啊啊啊(看上面的截图)。这是六胞胎人物简介里唯一出现另一个兄弟名字的地方啊……




所以真的不知道监督藤田阳一先生是怎么想的呢……确实是,只有他知道的世界。
















再来谈谈空松的定位。空松待遇不悯这点和色松的微妙关系一样,也已经是大众广泛的认识了w声優アニメディア一月号虽然是福山出场,主题自然而然围绕一松,但是意外的,进行了单独关于空松的一问




记者:不仅一松,来自其他兄弟的对空松的碰撞也让人想笑。
福山润:在咖啡店恰当的点单也好、或豆豆子酱最好脱离鱼元素的好建议也好,他什么错误的话也没有说。只是,如果接受了这样的他,充满着让人摇头的家伙们的《阿松先生》世界将会崩坏。所以对他的待遇,是这个世界的“必要之恶”。









说实话,看完这期的访谈,我都快被润润圈粉了……




从K开始,福山对角色的解读就相当深入呢,感觉是个认真投入到所演作品里的人。而且他的阐述角度总是比较柔和,会替容易被误会的一方(这里是被一些人认为有些过分的阿松官方)找到不得不这么做的立场。




曾经在K岛看到一句话:因为空松并没有什么大错,所以他受到粗暴待遇会格外让人帮他不平吧。




可以说这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心声。




但是就像唱红脸的旁边总得有个唱白脸的一样,当剧情和氛围需要时,犯傻角色的形象尽失,吐槽角色的精神崩溃,不悯角色的极度可怜,都是必要之恶。




对于表现底层クズ的小松先生来说,空松这样说着正论的常识人,不需要!OP里有一句この世に要るのはよいこだけ(这个世界只需要好孩子),那么好孩子的标准是什么呢?实际上是由所处怎样的世界决定的吧w




所以,显然空松在这里不是“好孩子”。




再进一步说,他身上的“痛”、松野家六胞胎的废物和人渣,这些都是必要之恶。如果没有这些,就无法构筑出让我们又笑又爱的阿松先生的世界。




我几乎是在认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稍稍解除了对官方的郁闷的。阿松的剧情和制作都很精良,从场刊的介绍看制作人员们也纷纷拼尽全力,他们在动画里表现出的,只不过是“一切为了有趣”的“理性的恶意”,对于所处不完美的现实世界的我们,没有必要对这点进行指责。




松野空松是一个为了表现”这个世界是不行的啊“而遭遇悲惨的优秀演员,当幕布降下后,那个带着绷带的他或许会笑着对你谢幕。




而我同时也非常自豪于能喜欢着空松被”公平的排斥着“的那些优秀的品质。能认识到这点其实恰恰证明我们不是”ダメ的存在“。








不能完全解除对官方的郁闷是因为阿松的官方某种程度上是非常S的,且他们极度有着自觉(笑)




当然,这点也挺可爱的




达悠相谈室第二场那肯定是早就写好的剧本,但居然能让写出空松说“也有意见说我有点可怜啊”的台词,可见他们完全知道前几集的所作所为会引来什么意见(。




还有第十一集的先行图预告,官方推特出了这么一张








官方:“这张图里不在的是谁呢啾咪(・ω< )★”




……这图一出我推首页的空松girl们一个个都立马吓吐了,纷纷出现各种第五话PTSD反应,还有人预想了种种残酷的可能性给自己打底。看着好不忍心啊……




但事实上为啥这幕没空松呢?没有原因,不是因为他在装圣诞老人,也不是他被怎样残酷的对待了而无法露面。




只是不在,普通的不在。




而已= =




(无端的翻江倒海了一番……)












更不要说色松那忽上忽下似是而非的气氛。




“天呐!一松玩的是空松的墨镜吧!”




“……不,一定是超级猫的眼镜。”




——真是空松的墨镜(。








“我x,一松那是在笑?拿着水杯的那只手是一松的吗?!”




“……不,一定是空松自己的手。”




——真是一松在喂水,而且另一只手还搂肩(。








“上帝啊~~!一松那是要用叉子扎空松吗!!”




“……不,一定是要扎那块巧克力吃。”




——真是要扎空松,因为巧克力的话明明有离他更近的(。








阿松官方教你什么是究极的反差萌↓





*这两张海报出自的杂志发售日为同一天








官方:过山车坐着好玩吗?^^




色松粉:好玩^q^




                     q^




                     ^
















最后,放一下润润声優アニメディア一月号里最后一个色松相关的问题。




记者:这样的两个人(指一松和空松)将会做出怎样的交流,期待以后的发展。
福山润:以后,不限于一松和空松,意外的关系交缠和吃惊的故事我认为都会有的,请一定期待。








虽然轻轻带过了,但至少“不限于”这个词没有否定的意思,虽然八成不会解释原因了,但是至少他们俩可能有向前的新发展呢!




人生有新希望了吗^q^


汝子的叶神啊啊啊

吃我安利啊:

一个雪夜。


摸完鱼继续日作业……

sora no iro:

“在满怀谢意的纯白之上,印下温柔的吻”

一カラの日!!!耶!!!撒花!!!

bgm:✿

甜甜甜

空蟬:

赶个末班车【】一个非常潦草的一カラ条漫【【公式+自分绘


吃粮吃到现在不割点大腿肉简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è™½ç„¶è¿™å¤§è…¿è‚‰æœ‰å’Œæ²¡æœ‰ä¸€æ ·ã€ä½Žè½

错别字了我ちさ不分简直瞎(X

献给18岁在赛场上初露锋芒的你❤ 七夕快乐ww∠( ᐛ 」∠)_